员工风采

时间

来源:

      喜欢坐火车去远行,喜欢窗外幕幕山水风轻,却厌倦车厢内夹杂着香烟和汗味的阵阵鼾声;喜欢清晨雾霭蒙蒙,喜欢小楼东风烟雨,却怕日落黄昏、岁月悠悠地远去;喜欢相濡以沫的爱情,喜欢互相依偎着互倾此生,却没有真心对待远方的来人……

       难免时间的手,把归人写成过客,再见也许再也不见。把梦想写成房子和车子,还有可有可无的日子。把生活换作美酒,彼此一杯杯推杯换盏,各有各的滋味。

      时间给我们撒了谎,像无情的车轮马不停蹄翻滚向前,我们走着走着就老了、散了、累了。有人会懊悔,渴望可以重新来过,可懊悔终究无用,一抔黃土掩此生,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寒假回过几次老家总能看到家边的一些耄耋老人围在一起蹲在墙边,像是一道别样风景。不问是否安好,因为那已经没有了意义,更多得只是直勾勾地发着呆,眼神里对未来也没多少期盼,也许是在回忆以前的日子。

      还是在老家,最不想参加的就是老家的酒席,男女老少一大桌子人,我最不愿和带着孙子辈的奶奶们同桌,不为别的,只因为还不等每个人都夹到菜,那些奶奶们就会把盘子拿到面前,手速快地让我目瞪口呆,不管孩子喜不喜欢只是一个劲地让自家的孩子赶快吃,丝毫不在意引来了种种异样的目光。

      老人们在意和计较的从来不会是时间与面子,也许人老了,会计较一丁点的得失,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嚷嚷就这么恍恍惚惚度过剩下的日子,时间一直走着,可我们真会老。

      也记得曾看过一篇文章,具体内容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大致是说一个蓬头垢面的穿着睡衣的女人在早餐摊吃早点,在馄饨上来后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厉声质问老板为什么今天的馄饨比昨天的少了两个,而后转折的是这个看似泼辣的女人却捂着脸嚎啕大哭,止不住地难过,老板慌忙表示可以把两个混沌补上,这个时候女人哽咽地说我不是因为少了馄饨哭,我只是突然想到,我已经三十岁了却还要为这些小事斤斤计较。

      我突然有点怕,怕未来我也会变得斤斤计较,点滴得失都会让我心起波澜。突然想起,有一天自己会老去,会死亡,会被遗忘,如一蓑烟雨,飘渺余生。人们常说不服老,可人真会老。有些事与心境无关,与生理有关,有些心潮,是需要在一个年轻的躯壳里奔腾的,那是生命由生而死的律动。

      我们都站在时间的路口,搭载着上帝赋予的躯壳从生至死,我们都知道自己终将死去,也没人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会先到,每天都在发生的意外也提醒着你人很脆弱,一不小心生命就会消逝,但即使这样又有谁会把每年当作最后一年活着,谁会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努力着,谁又会把每一小时当作最后一小时清醒着,谁又会把每一秒当作最后一秒热爱着呢?

      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有些事年轻不去做真就没什么机会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时,都忘了懊悔了,因为开始计较柴米油盐酱醋茶,开始过着世俗的日子。

      年轻的清晨,雨露润年华,青青草叶调皮地撩拨冉冉朝阳。喜欢远行,你此时应该在车上远眺青山绿影。想要自己变成更好的人,那就想方设法充实自己。至于梦想,很遥远不是吗?可那才叫梦想。时间不会等人,趁着年轻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这样才不负青春。

      时间也能让你成为有内涵的人,惊艳了岁月也能温柔时光。

(通讯员  凌雅琴)

 

 


浏览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