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霸道与王道

来源:

——学习稻盛和夫的管理哲学有感

        按古人的说法,霸道与王道是相辅相成的。孟子说:“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霸道统一天下后,再有王道才能使天下归心,确保国家或社会处于统一、法治、和谐、幸福状态。以力服人和以德服人,就是两者的根本区别。在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里,企业管理过程中霸道与王道要并存,既要采用制度和经济手段这种强硬的管理措施,也要注重“治心”工作。在企业运营过程中要将两种极端的经营管理思维并用才能完成目的:既有统筹团队的强势管理之术,又有对待团队成员仁义之心。        

        稻盛和夫的霸道

        以力服人确属霸者的共性,但是在春秋时代,即使霸道也须假仁义而行,五霸在以力服人的同时,尚能以“尊王攘夷”相号召。稻盛和夫的霸道,并非字面意义上的强横野蛮、独断专行、颐指气使之类的霸道,而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法家思想所主张的那种以国为本、赏罚分明,力求在各项实力上超越其他诸侯的思想体系。换成企业经营时也是同样的道理,既要重视企业整体发展大局与员工价值取向,同时也要有俯瞰全局能力、先见力等战略能力,以及合理运用为达目的极端方法。

        稻盛和夫提出,仅有美好的蓝图和梦想是不够的,你还要有成功的欲望和强烈的野心,去制定能体现人类最高理想的远大目标。在崇高而远大的目标指引下,人们才会激起饱满的热情,才有可能持续处于活力的最高点,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狼性”。稻盛和夫的霸道和为达目的所采取的极端思维是建立在大局意识、忠信等崇高价值观的基础上,而不是夏末夏桀、商末商纣、周末周幽这些暴君的一己之利,不择手段。

        稻盛和夫的王道

        没有霸道是不行的,但是光靠霸道也不行,王道是管理的最高境界。“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管理主体就是王道。而霸道必须有其合理性,就像孔子所论述的合理的霸道必须建立在王道基础上才能达到管理的效果。

        就稻盛和夫的现代管理理念而言,王道就是文化的治心管理,管理不仅要有科学合理的制度,而且还必须有符合这个组织特点的优秀文化。企业在规范约束员工行为的同时,应该给员工们留下自由发挥的空间,形成以德服人,以人为本的良好文化氛围。使员工自觉自愿地进行自我约束,自我规范,各司其职,这是科学制度贯彻的保证和前提。

        但行王道者有理也必须有力,不然天理或正义仍难得以伸张。王道崇尚仁义和礼制,“尊王攘夷”的霸道虽然功不可没,但其间掺杂了太多的私利。孟子齐宣王,不言“齐桓、晋文之事”,以示其“贵王贱霸”的立场,实则是认识到霸道不足以从根本上救治春秋战国时代礼坏乐崩,战乱频发的衰乱局面。而奉行王道主张,并非就不计利害,轻忽功利,而是将功利建立在更加符合人道更为深远合理的坚实基础之上,在更大的范围内建立适合人类生活的理想政治环境。王道虽然难行,但其学理已经深入人心。致使是兵家也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和“怀敌附远”为战争的最高境界,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霸道与王道的关系

        西楚霸王项羽和秦始皇的刚愎之气无人能及,都很快统一天下,但亡国也很快;春秋五霸之一宋襄公无雄霸天下之实力,却一心想称霸天下,学习齐桓公的仁义,最终落得为天下人耻笑。历史证明只有辩证的处理和应用好“王道”与“霸道”的关系,一个社会或组织才能长治久安。有一句话说的好:成大业者必须要有“佛祖心”、“帝王术”,佛祖能征服人心,却征服不了天下。帝王能征服天下,却征服不了人心。在企业经营中仅用以力服人的霸道虽然可以震慑组织内的成员免受错误,但却不会达到“自动自发”的管理目的。只有同时施以以德服人的王道才能最终感化组织内的成员自觉地遵规守纪。

        稻盛和夫能合理处理好霸道与王道的关系,两种极端的管理思维并用,追求企业、员工与社会的共赢,目标远大,满怀热情,勤奋敬业,精益求精,并且始终都拥有一颗亲善和谦卑的心。作为一名管理者,只有找到了管理的本质,用霸道来规范员工的行为,用王道来内化员工的自我管理认知,才能达到“无为而治”的最高管理境界。

        (北区事业部  潘智伟)

浏览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