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

致我的新室友

来源:

        敲下文题的时候,脑海里飘过两句歌词: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要不,还是从初见那天说起吧!

        其实初见是一场兵荒马乱。匆匆接到了公司办的通知,要安排董事会办公室的一名新员工与我同住。脑海里马上飘过一位低着头推着老花镜看人的精英老阿姨的面孔,然后一阵胆寒。不!

        想起乱糟糟的宿舍,中午下班匆忙赶回去,想在她来之前飞快地收拾一下。没想到她已经提前到了。哎?咦?啥?怎么是个小姑娘?在她的眼里我看到了和我一样的诧异,后来才明白我俩担心的原来是一件事情:都怕对方是个中老年人!哈哈哈,原谅我此时此刻笑出了猪叫声。

        姑娘九五年的,比我小一岁,终于打破了宝宝宿舍但凡安排入住新人年龄就比我大的魔咒。我感觉自己终于当上了老大!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一脸嫌弃地说:“我的名字比较中性,叫蔡德清。”我说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我叫韩琼琼。最后我们达成共识,我叫她菜菜,她叫我小宝。

        菜菜乍一看是个文静温婉的姑娘,但其真面目其实是个“出逃神经病”。她的笑点我永远也找不到,我给她讲大家都会笑的笑话,她说好冷,洗个衣服却能自顾自笑上两小时……衣服上有钱?……走在路倘若觉得后背一阵阴风吹过的话,八九不离十是她要扒拉上来了……她说她从没喝过酒根本不会喝酒,却与我一起喝光了所有的库存,然后半夜三更兴奋地睡不着……

        但正因为拥有几乎一模一样的性格,我们便很快熟悉在一起。我本来独来独往的生活因为她的闯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住进来之前,我的早晨是七点半起床七点四十下楼去上班,晚上下班想做就做饭、不想做饭就出去吃,晚上睡觉时间基本靠缘分。她住进来之后,我的早晨是七点起床给她做早饭七点四十下楼去上班,晚上下班必须回去做饭。小宝:“我们今晚吃什么?”小宝:“吃什么我们今晚?”晚上雷打不动十一点必须熄灯,因为有一只萤火虫她都睡不着!不得不说,我现在规律的生活得归功于她。她也成功被我带上了唱吧这条不归路,寝室从每天八九点一个人的狂欢变成了两个人在扯着嗓子此起彼伏地嚎叫,每当这时我就会默默去把门锁好,怕楼上楼下以及左邻右舍带着“菜刀”来找我们。

        她来之前,我以为工作以后人和人的关系不过点头之交,就算住在一起也是各过各的、互不妨碍。她来了以后,我就像多了个影子,我也像她的影子,总是形影不离,连下楼丢个垃圾都要一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我们却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轻快。她就像我窝在被子里的舒服。我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感恩让我能遇到她。而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直都是带着笑的。

        (通讯员  韩琼琼)

浏览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