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猫和我

来源:

        两个月前的偶然饭后散步,让一个毫不准时的“闹钟”闯进了我的生活。

        自此,就开始了每天早上的漫长战役。

        “闹钟”的名字叫扁扁,名字来自它那张像是撞过玻璃的扁脸。刚捡到的时候实在是丑的可以,红肿的睁不开的眼睛,瘦弱嶙峋的身体,弯弯曲曲的麒麟尾,实在是很配它那幅苦大仇深的表情。

        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再加上它伪装的太过乖巧,伸伸手指就过来闻,抱起来轻轻软软的一点也不挣扎,加上旁边的店主再三证明,这是自己跑来的小野猫,在附近游荡了两三天,被狗追很可怜,就当是做好事养了它吧。

        紧急在附近宠物店买了猫砂,实在找不到幼猫猫粮,所以买了火腿肠救急。本来以为会害怕的小猫进家门之后一点也不认生,自己大摇大摆的检查了所有房间,然后就跳到刚刚准备好的猫砂盒子里解决问题去了。这让我松了很大一口气,万幸,不然实在是不能想象以后的居住环境。

        接下来,不管是红霉素眼膏擦眼睛,还是放进洗手池洗澡,都是难得的配合,实在让人感动。

        可惜,恶魔的天使外衣很快就撕了下来。

        高兴了在你腿上打滚撒娇,不高兴瞬间变脸抬起爪子就呼你脸。

        尤其是第二天天刚亮,就开始毫不客气的拼命撕咬我的手,不过我还是安慰自己,这样就不担心自己起不来上班迟到了,这个闹钟可是比手机闹钟有效率的多。但是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

        一定能闹起床的闹钟是有了,但是定时却不受控制。

        扁扁小闹钟什么时间闹完全是它自己高兴,好的时候手机一响它就来了,刚好是起床时间。不好的时候四点半,五点半,六点半……一个小时闹一次也是有的。清晨变成了甜蜜又痛苦的战斗时间。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在幼猫粮及周末清蒸小鱼的陪伴下,扁扁以迅猛的速度从瘦骨嶙峋的小野猫变成了个头体重翻两倍,肚皮快贴地的包子脸胖子,可爱指数直线上升,卖萌的杀伤力大大增加。每天早上的闹钟攻势也从单纯的咬手指进化成了亲脸,泰山压顶式蹲胸口,肉垫拍脸卖萌,最后通牒是抱着手脚撕咬……当然,对策也有,不怕热的话可以用被子蒙住脸,虽然它会毫不客气的扑过来在你脸上连踩带翻跟头,四五斤的体重分散在几个小爪子上跺的人实在是欲仙欲死。

        战斗到最后,往往是我迷迷糊糊爬起来,往它的猫盆抓一把猫粮,才能委曲求全的睡个囫囵觉。

        不过,在远离家人朋友的孤独生活中,这个让人牙痒痒的小闹钟确实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温暖。偶尔觉得孤单的时候,会有软软温暖的小身体蹭过来,抬头温柔的把小爪子搭在你腿上,金黄的大眼睛和软软的小爪子,瞬间治愈了所有的孤独。

        (杭州研发中心  方雪文)

浏览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