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红色盐城 热血故土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来源:

        我的家在新滩,是盛产海盐的地方,1940年,新四军就在我们头罾这里,拓建晒盐池滩,名曰“新滩”。新滩盐场是新四军开辟盐阜抗日根据地后由当地人民政府率先铺设的盐场,厂区内军事碉堡近25座。我的家乡因新四军开辟盐场晒盐而得名,现今新四军在盐场晒盐的雕塑魏然竖立在宋公堤上,以纪念新四军开辟的红色革命根据地。

        从1937年到1945年期间,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从皖南山区一路走来的新四军,以盐城泰山庙新四军重建军部为中心,坚持抗日战争,这里经历过一次次重大的战役,仅仅发生在我们身边这片土地上的就有八滩保卫战、益林保卫战、陈家港保卫战、北秦庄血战等。战火纷飞,将士鲜血浇灌的战地之花,使盐城这片土地成为华中抗日根据地的中心。抗战时期一直流传着“华北有延安、华中有盐城”,可见当时盐城的革命地位。盐城的红色革命遗址已发现250处,如抗大五分校旧址、白驹狮子口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会师纪念碑等等,在盐城的热土上,一个个红色的故事广为传颂。今天我就讲讲发生在脚下这片热土上的故事——黄克诚带领的八滩保卫战与张爱萍将军指挥的陈家港保卫战。

        1941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开辟盐阜抗日根据地,为解决根据地的军需民用,新滩盐场为支援华中的抗日战争作出积极的贡献,不仅供应了华中解放区的民用食盐,还把盐运至边区,到敌占区换来大量的“洋火”、“洋油”、“洋碱”、“洋布”、医药、枪支弹药等等,人们称新滩为“淮北盐场的小延安”。

        继1941年7月20日至8月20日,日伪军对盐阜区第一次大“扫荡”失败之后,于1943年2月17日开始,集中日军第十五、十七、三十五师团和第十二混成旅团各一部,伪军第二十二、二十八、三十六师及第七十二旅等部共2万余人,向我盐阜区扑来,开始了残酷的大“扫荡”。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新四军军部和华中局机关跳出敌人包围,于1942年底向淮南抗日根据地转移,1943年1月抵盱眙黄花塘。1943年3月下旬,刚占领东坎镇(滨海县城)的日伪军于29日派出日军山本中队178人及伪军朱宝元部100多人、徐继泰部200多人,第三次侵占八滩镇。根据苏北区党委布置的反“扫荡”任务,广大军民“改造地形,整理武装”,在广大农村破路、拆桥、拦河、垒坝、拆炮楼,黄克诚带领军队作了反“扫荡”的充分准备。以二营由王桥口北侧抗日沟攻,一营首先消灭八滩伪军,而后沿八滩南门外和西侧为助攻,师特务营从东南侧助攻,三营和地方武装、民兵负责打援。直至4月14日,历时两个月的第二次反“扫荡”胜利结束。八滩区政府和当地群众为纪念八滩战斗(亦称王桥口战斗)阵亡烈士,在王桥口修建烈士纪念碑,刻上牺牲的烈士英名,盐阜老区人民永远铭记为抗日捐躯的烈士们。

        陈家港是淮北盐场重镇,也是淮北盐场中最大的济南场原盐集散地。1938年日军进攻连云港屡战不克,遂于1939年初,制定了北潮河溯江作战计划,企图从陈家港登陆,打通灌河通道,夹击海洲,2月7日,日本第五师团兵力,乘舰从青岛起航,向潮河口进发,至3月1日联合日军第四舰队,空军第七飞行团,从灌河口登陆,占领陈家港,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抢掠,实行“三光”政策,淮北盐场沦陷后,大量存盐落入敌手。为了解放灾难深重的陈家港市民和陈家港附近的盐场盐民,为了夺回落入敌手的存盐,1943年春,新四军3师党委决定攻打陈家港。1943年4月8日,在新四军第3师副师长张爱萍指挥下,以第8旅第24团第1营和第2营,首先歼灭了响水口以东和陈家港以南的辛湾、马家沟的敌人,使陈家港之敌陷入孤立无援之境。5月3日凌晨1时,各部队同时向陈家港及盐圩发起攻击。陈家港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起到了重要的震慑作用,故我抗日根据地军民新建的新滩盐场,一直牢牢地在我控制之下,得以正常产盐,供应军需民食。这次解放陈家港战斗,在抗日战争史和新四军史中,留下了辉煌的一页。新四军3师8旅23团、24团指战员爬上大盐廪制高点射击敌人的照片,已陈列在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为缅怀英雄的丰功伟绩,陈家港镇兴建了淮北盐场人民烈士纪念塔和烈士陵园,主陵区正中矗立着淮北盐场人民烈士纪念塔,园内安葬着抗日阵亡的43名将士墓穴和4名烈士骨灰盒。陈家港镇目前还保存着陈家港战斗指挥所旧址,张爱萍将军留有豪气诗词《南乡子•解放陈家港》。位于灌河的东岸,距离灌河入海口约1000米的长堤拐角处立有“国耻碑”,以昭示后人,教育来者。

        新四军是盐城红色革命的标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值此抗战70周年之际,让我们记住新四军在我们脚下这片土地走过的足迹、洒下的鲜血。让我们永远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发扬先烈和前辈不畏艰难,顽强奋斗的精神,始终牢记党的重托,立足岗位、勤勉工作、无私奉献,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注:本文内容参考新滩盐场场志、灌东盐场场志、滨海年鉴等)

        (通讯员  朱德洪)

浏览更多新闻